“爱行动”深入推进“手拉手助学计划”

发布时间:2017-12-06 07:26:28

龙川小学


    龙川小学校长周恒华及德育处主任王维老师热情接待了工作人员,随后工作人员与校方领导对助学一事进行了详谈,向校方了解了5名贫困孩子的学习情况和家庭现状,以及孩子在校的一些具体经费支出,也见到了两个就读于总校的贫困儿童,并与其合影。

    随后走访小组去到了位于龙山村的龙山分校,见到了就读于分校的3个贫困儿童,简单交谈合影之后开始对5户贫困儿童家庭进行逐一走访。

640.webp.jpg



家庭走访


        我们最先来到的是就读与龙川小学龙山小区一年级徐嘉怡的家,位于龙山村33号,见到了孩子的奶奶,奶奶正在家做套笔的小活,平时奶奶就是靠套笔来贴补家用,一个月只有300块左右的微薄收入。

        徐嘉怡的父母离异,主要经济来源是靠爸爸和年迈的爷爷在外打工赚到的一点辛苦钱来勉强维持生计。家里除了电饭煲,一台老旧的电视机和冰箱以外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厨房里到现在还在烧土灶。

640.webp (2).jpg


    第二户走访的是就读于龙山校区三年级徐犇的家。父母亲为了负担起家庭的经济都在杭州打工,全靠年迈的爷爷奶奶在家照顾徐犇,爷爷奶奶身体不好、多病,所需支付的医药费每年都在增长,奶奶高血压,每月需500以上医药费,爷爷腿不好膝盖动过手术,姐姐今年刚上淳二中。

640.webp (3).jpg


    徐犇平时读书写字的地方,偌大的一个房间空空荡荡,只有一张很小的书桌和一些杂物摆放着。我们在家里走了一圈没有发现煤气或者煤气瓶,奶奶笑着说:“没办法,我们没有钱用煤气瓶。”奶奶虽然笑着但眼里确忍着酸楚的泪水。 虽然家庭经济拮据,但孩子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纯真。

640.webp (6).jpg


     第三户走访的家庭是就读与龙川小学五年级程航的家,位于汾口镇程店村。

     刚走到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了眼前的危房警示牌,从孩子父亲和奶奶那里了解后得知这栋危房是家里亲戚借给他们住的,他们自己的房子其实是在离危房不远处的那间低矮的砖房。

     程航父亲说他们是单亲家庭,自己体弱多病,有慢性肝炎及肾炎,偶尔在村和邻村打点零工一个月收入1500元左右,平时都是由84岁的老奶奶照顾程航的生活和学习,因为家庭的拮据学校给他们免除了孩子的营养餐费用,奶奶是高龄老人有200元一个月的补贴,同时他们是村里的低保户,每月还有460块钱的低保补贴,除此之外这个家庭就再也没有其他任何收入了。

640.webp (11).jpg


    第四户走访的是就读与龙川小学五年级詹方妍的家,位于汾口镇鲁村。我们见到了孩子的父亲,方约明。我们和父亲在交谈中了解到他们自家的房子塌了后,全家人住到了养蚕用的平房里。詹方妍的爸爸是油漆工,妈妈是织布工,平时收入不稳定,姐姐大学在读,孩子的外婆心脏手术后又患了肺癌,去年离世,家里付出了高昂的医疗费用。爸爸带我们来到了他们以前居住的家,这是一栋年久失修的破旧老房子。

640.webp (12).jpg

    最后走访就读于龙川小学一年级毛余诗的家,位于汾口镇云林村。毛余诗是个比较内向的女孩子,在学校见到我们的时候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我们,眼神里透露出些许不安。毛余诗的爷爷是龙川中学的老教师,退休后没多久就被诊断出患有肺癌,去年离开了人世,这栋房子是爷爷留下的唯一一样东西。 我们到的时候毛余诗妈妈正在村里打零工不在家,接到学校领导的电话后匆匆赶了回来,虽然只有30几岁的年纪,但看上去却非常憔悴。和毛余诗妈妈了解情况的时候得知家里共有4口人,爷爷得了肺癌,去年已离开,欠下一笔不小的费用,妈妈自己从小患有癫痫,去年又脑内长瘤动过手术,在家休养,每月医药费上千元,平时靠打零工为生收入微薄,奶奶腰间盘突出,身体欠佳,一家人就靠爸爸一人再建筑工地打小工维持生计,爸爸还有肾结石和高血压,也没有时间和经济能力去医院看病。妈妈说到这里眼里满是泪水...家里堆满了陈旧的杂物和地瓜,卧室里也仅仅只有一张床和一些破旧的板凳。

640.webp (13).jpg

    每一次探访,我们都深觉自己的力量还是太小,但依然坚持这样的探访,是希望身体力行让他们感受到我们的关心和关注,如果你也希望帮助他们,欢迎与我们取得联系,联系电话:0571-85112336